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文化園地 > 文學
視力保護:
父親——寫在父親節即將來臨之際
來源:湖南院 作者:餘子華 日期:2019-06-14 字號:[ ]

  謹以此文獻給堅毅、勇敢、質樸、厚重、擔當的不受人關注卻讓人敬畏的那位老人。

  平淡無奇的周末,窗外飄落著初夏裏綿綿細雨,顯得與季節格格不入。翻看日曆,突然發現“父親節即將來臨,在紛繁熱鬧的節日裏,父親節總容易被淡忘。或許是因為,父親總是那個默默無聞地站在你身後而被遺忘的人,總是那個習慣鞭策孩子又不討喜的人。此時此刻,我不禁想到了我的父親。

  父親是一個非常嚴厲的人。兒時的我特別叛逆,他經常懲罰我,動輒就是一頓打罵。他會因為我考試成績不理想讓我在烈日下跪小石子;因為一點小錯誤讓我在凜冽的寒冬裏,脫掉鞋襪一站就是一個小時;因為跟同學掐架把我吊在柳樹上,用柳條抽得我身上青一塊紫一塊……總之,在他的眼裏我是個逆子,在我的眼裏他是魔鬼。我恨他討厭他,以至於偶爾在放學的路上和父親碰麵,連個招呼都不會打,形同陌路。平日裏我倆也是老死不相往來,就像兩條平行線一樣永不相交,就算有時候有相交的趨勢,我也會立馬逃之夭夭。

  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上初中,記得報到的前一天,因為要住校行李比較多,隔壁村一位同學的爸爸來到我家,相邀一起送娃去學校報到。父親一口否定並且丟下一句:“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。。第二天清早,我背上行李跟在別人的爸爸後麵離開這個偏僻的小村莊,翻過門前那座熟悉的大山,去鎮上趕那唯一的一趟到縣城的汽車。

  中考的前一天,班上一位同學跑過來跟我說,外麵有個人逢人便問我在哪個班,我一臉錯愕。出去一看,居然是父親!一陣時有時無的寒暄之後,父親看到我滿頭蓬鬆,帶著我去剪頭發。“你回去吧,明天的考試學校統一安排交通和食宿,不用你幫忙。我硬生生地跟父親說。父親聽後欲言又止,悻悻地轉身離開。

  讀高中的時候,跟父親相處依然維持著這樣的狀態,不同的是我離家更遠,回家的次數更少。記得有一次寒假回家,母親看到我對父親仍然冷淡,含著淚水跟我說:“五娃,你不能這樣對你爸爸,畢竟他是你爸爸,不是仇人。我頓時淚如泉湧,心裏五味雜陳。

  隨著我離家越來越遠,跟父親的交集也就越來越少。高三的那個寒假,我提前三天給村裏的小賣鋪打電話,轉告家人我三日後回家,那時通信工具不發達。回家當天,天公不作美,下起了暴雪,到達鎮上已經是下午2點。我下車後突然聽到遠處有人喊“五娃”,順著喊聲看到遠遠的有一個身影,因為跑動快了些被重重地滑到在地,然後又迅速地爬起來向我跑過來,我定睛一看原來是父親。回到家後,母親告訴我為了接我,父親昨天早上就去了車站,昨晚沒睡覺。我的眼眶頓時模糊了,僅僅是因為我說的三日而父親聽成了23日,僅僅是因為我沒講清楚,害得父親在車站整整呆了一天一夜,可以想象那麽冷的天,也不知道父親是怎麽熬過來的。

  高考前一個月,雨水特別多,我記得應該是星期五,那天上午9點鍾左右,父親穿著雨靴,手裏拿著手電筒,還有一個盛滿了營養湯的保溫桶。我接過湯,居然是熱的。喝著湯,眼淚也順著麵頰一滴一滴地掉進了湯裏。為了送這碗湯,父親昨晚根本就沒有睡覺,而且打著手電筒走了很長的泥濘夜路。

  上大學以後,和父親的相處稍有改善,但是相處的日子也就更少了。記得我走上工作崗位的第一年,母親突然打電話過來說,父親出了車禍,人還好沒事,現在醫院躺著。我焦慮地請了假回去看望。到了醫院之後,才知道父親被汽車撞出20米開外,當時頭破血流,身上的骨折就有9處,在醫院搶救的時候父親還喃喃自語不要跟五娃講,不要跟五娃講”。母親給我打電話時,父親的病情已經穩定下來,這也是車禍一個月後的事情。

  父親老了,歲月的年輪慢慢地霜染了他頭發。我依然清晰地記得夕陽下父親杵著拐杖給菜地裏的白菜澆水的樣子。雖然行動不便,但是他總是自食其力,從來沒有給我增加任何負擔。“養兒方知父母恩”如今已身為人父的我,深深地體會到做父親的責任,感受到父愛的那份沉重。

  如今,我會經常跟父親微信視頻,他會跟我講起村裏的水泥路已經通了,他參加了村委會專門組織的十九大視頻學習,村裏進駐了扶貧工作組,他會對扶貧政策娓娓道來,而且他會經常去扶貧辦公室開會,幫忙出謀劃策讓中央扶貧政策在村裏落地……

  在父親節來臨之際,我想說,我的父親,對於我來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父親!也祝全天下的父親平安、健康、順遂!一定要活久一點,讓兒女們多一些時間,來回饋父親那份比山還要重的愛。



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